叔姪的虐戏

(1)我现在是一名专门伺候女主人的奴隶, 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时候就帮女主人整理房间、做饭、洗衣服、洗碗 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则是女主人的性奴隶, 供女主人用各种她喜欢的方法享用。 当然,有时也没有白天晚上的区分,比如有时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时候, 她通常都是让我光着身子整理房间的在厨房里则围上围裙, 后面光光的她随时会跑到我身后,用手或皮鞭打我赤裸的屁股, 或让我停下手里的事情去服侍她。 反正,我一天24小时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 我是女主人最宠爱的性奴隶,我也好喜欢我的女主人, 好喜欢服侍她。 平时没事的时候,她通常都让我赤身裸体的只在脖子上套着一只脖圈, 并把我双手绑在身后。 绑我前手腕上先护着皮套,所以绑多久也没关系, 我们在一起聊天、听音乐、看电视、看书等。 聊天的时候,她喜欢让我坐在她腿上抱着我, 自己也往往把上衣脱光乳房贴着我,我们说很多话;看书时她喜欢让我趴在她腿上, 把我的阴茎夹在她两腿之间书放在我的屁股上, 平心静气地看着;看电视时她一般让我跪在她脚边, 有时看到兴致处她就把脚伸到我嘴边,让我细细地舔着, 接着用脚轻轻踩我的肩膀我明白她的意思,顺从地把头伏到地上, 屁股高高举起然后她就把脚搁在我的屁股上, 或用鞭子随意地打着。 手绑在身后也可以服侍女主人,我已经可以用绑在身后的手帮女主人开冰箱拿饮料(就是屁股撅进冰箱的时候感觉冷冷的)、开电视、开音响、拿碟片、拿书或拿用来惩罚我的皮鞭等。 有时候拿得慢了,女主人就开始惩罚我,我也就乖乖地接受女主人的惩罚, 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奉献给她。 女主人小便一般还是上卫生间的,但有时看电视看到一半, 或兴致所来她就叫我嘴张开,直接把尿撒在我的嘴里。 唉!这有什么办法呢,做女主人的奴隶就得服从女主人的一切要求嘛。 而且,这更显出女主人是多么高贵,而我是多么忠诚和驯服的奴隶。 “喜欢喝吗”看我喝完女主人问。 “喜欢,谢谢女主人的赏赐!”我总是这么答。 我还不能吃女主人的大便,不过已经可以在女主人大便完后, 帮她舔干净对这,女主人已经满意了。 女主人是真的很疼爱我的,她从来都不喜欢过分勉强我。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总是跪在浴缸边上服侍她, 帮她洗澡洗完澡就开始我性奴隶的夜晚了。 女主人爱抚、玩弄、虐待我的方法多种多样千奇百怪, 我以后会慢慢跟大家讲有时真是好坏呢(哎呀, 这话要是被女主人看见可就惨了不知道她要怎么惩罚我呢!), 我在女主人家里一般都戴着脖圈她就用皮带拴在脖圈上, 让我像狗一样爬在地上牵着我走进卧房或专门调教和虐待性奴隶的地牢, 在那里我度过过很多难忘的夜晚。 女主人的地牢里有很多东西,绳子鞭子架子镣铐应有尽有, 还有一些古里古怪的器具当然卧房里除了大床和镜子外, 床头柜里也备有常用的皮鞭、绳子、镣铐等。 我现在已是完全驯服的奴隶,女主人也挺喜欢就在卧室里用我。 我喜欢跪在地上,抱着她的屁股用嘴服侍她的性器, 同时把屁股用力撅着供她在兴奋之中肆意地鞭打。 看着她一阵阵地达到高潮,我心中也会非常快乐。 女主人的高潮要比我多得多,我总要在女主人同意下, 才被允许射精的但这是我身为奴隶应该做的。 我想我是个天生的性奴隶,生来就是要伺候女人、做女人忠实的奴隶的。 一切还得从半年前的一天说起。 (2)女主人把我带到了她家里。 一进房间女主人就脱到了只剩内衣裤,我站在那儿, 心扑腾乱跳下面早已兴奋起来。 在车上时我就感觉到她今天要我,我也非常想要, 只是她脱衣服的样子非常随意又让我以为这只是她平常的一个习惯而已,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把手放到上衣的钮扣上, 望着她问: “我也脱衣服吗”女主人看着我 嘴角微微一笑 温柔地说: “把衣服脱掉吧。” 然后却不理我,转身走近卧室了。 我把衣服脱掉,跟进卧室,却见她转过身, 冷冷地看着我: “我只要你脱掉衣服为什么把裤子也脱了!”很严厉的声音。 我一惊,本来是想上去抱她,赶紧把她衣服脱下来和她做爱的, 我的下面早已硬起高高翘着,现在又想要又尴尬, 隐隐又感到有些委屈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女主人却走过来,身体慢慢靠近我,我一震, 她的乳峰隔着乳罩顶上了我的胸脯下面隔着内裤触着我的阴茎。 我感觉她似乎也兴奋了,我也几乎忍不住了, 但看她的眼睛却命令我不许乱动。 她手搂住我的脖子, 温柔地注视着我说: “你想要和我做爱是吗”“嗯!”我赶紧点头。 唿吸急促到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着急地望着她。 “想和我做爱就得听我的话。 你能听我的话吗”“嗯!”我又赶紧点头。 当时只想着要她,哪想得到她会要我听她什么话。 她又顶重了我一点,我实在忍不住了。 “那好!”她立刻离开我, 命令道: “去把衣服穿上!”“这……”“怎么刚说听我的话, 马上就不听了”“我……”我可实在不愿去穿衣服的 站在那儿乞求地望着她。 她看着我尴尬的样子,似乎觉得非常好玩, 却笑道: “想要现在和我做爱也可以……”“嗯!”不知她要提什么要求 我想无论什么都答应她什么也不管了。 “那就求我吧!”这么容易,求求就好了也不容我再多想, 我赶紧求她: “求求你了好姐姐!”女主人比我大好几岁, 我后来也经常叫她好姐姐。 “就这么求我吗”“嗯”那要怎么求她眼睛示意了一下, 我却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要你跪着求我。” 她有些生气地说。 “这……”我又惊又羞,这怎么可以啊“不愿意吗那就走吧!”“不!……我愿意。” 我赶紧跪下,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而女主人充满诱惑的大腿就在我面前, 我仰起头: “求求你让我和你做爱吧!”说完实在忍不住了, 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 但我不敢碰她的阴部,还是仰着脸,因为急, 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女主人显然有些恼怒,我竟然没经允许就抱她腿。 但这时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唿吸开始深长, 却继续命令道: “再求!”“求求你让我和你做爱吧!……求求你……求求你了好姐姐!求求你……”“好吧!好宝贝!脱掉我的裤子吧!”“噢!”我脱下她的裤子 一下把脸埋进她的阴部她手抱着我的头,享受着我嘴和舌头的侍奉。 接着她躺倒上床,两腿分开,让我跪趴在她腿间埋下头服侍她的下身, 自己一只手抓着我的头颈让我全力侍奉另一只手脱下乳罩, 揉捏自己的乳房。 很快她就非常兴奋了,我想爬上去,她却还是不让, 可我实在想要 不由求她: “求求你让我进去吧!”“不行!”“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实在太想要了, 忍不住就沿着她的腹部、乳房吻上去。 女主人更快乐了,但在我想要进她身体的时候, 却生气地把我推开了: “竟敢不听我的话!”还打了我一耳光。 一下把我打懵了,仰躺看着坐起俯视我的女主人, 想起自己说过听她的话现在这样是不应该。 女主人却似乎有些后悔打我耳光,俯下身, 柔声说: “想要用下面那个伺候我就得完全服从我, 明白吗”我赶紧点头。 女主人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根棉白绳和一个拴着皮带的脖圈, 命令我道: “趴着把手放到背后。” 我有些惊讶,但不敢违抗,很快照做了。 女主人光着屁股骑到我腰背上,把我两手用力拉在背后。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不由唤道: “好姐姐啊, 你要干什么呀”“闭嘴!”打了我一下我不敢继续说了。 她开始用绳子绑我,先用绳子对称绕我上臂两圈, 同时用力拉紧使两臂之间的距离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能高高挺起, 接着把两小臂叠放在一起用绳子绑紧。 这种绑法简便而牢靠,又能勒起奴隶上臂和胸脯的肌肉, 使充满力量和慾望的身体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意享用。 接着她给我套上脖圈,把我牵起来,我有些惊惧地望着她, 现在的我一点自主能力都没有完全处在她的仁慈之下。 她抓着脖圈轻轻勒紧我的脖子, 注视着我柔声问: “觉得怎么样, 宝贝”“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像已经不能再叫好姐姐了。 “叫我女主人!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用来伺候我满足我性慾的男奴隶!”“我……是的, 女主人我就是你的奴隶……用来伺候你,满足你性慾的男奴隶……”被她骑在身上捆绑起来的时候就有一种完全被她占有, 完全属于她的屈辱感觉我真心实意地喊着她女主人。 女主人躺下,牵着我的脖子让我趴在她身上, 我勃起的阴茎已经顶着她的阴户但不敢插进去, 她让我就这样撅着屁股另一只手从柜中拿出根马鞭抽打了一下我毫无防备的屁股, 我“啊!”地叫了一声。 “插进来,用你的性具服侍我吧,奴隶!”“是, 女主人!”因为手被紧绑脖子又被她牵着, 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动屁股整个人好像就只是一个性工具, 用来服侍女人。 女主人开始呻吟起来,抬头看着我被她绑着的手臂和挺动着的屁股, 挥动着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点时皮鞭就正好落在屁股上, 因为在兴奋之中也不知道控制轻重,完全肆意而为, 每挨一下我就忍不住“啊!”地叫一声也已经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 “快点,用力!”女主人皮鞭更重地抽下来, 命令着我我更加用力地挺动着屁股……“啊……奴隶!”女主人到了高潮, 一只手更加用力地牵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干脆甩掉皮鞭, 用手搂紧我的屁股让我的阴茎深深地顶入她里面。 “射精,奴隶!我命令你射精!”“啊, 女主人……是……谢谢你女主人。” 我也到了高潮,阴茎在她的体内不可遏制地抽送起来……我静静地躺在女主人身边, 被女人捆绑着脖子牵在手里,在她皮鞭的指使下服侍她, 最后在她的命令下射精。 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属于她,被她占有的感觉, 即使在那以后也久久不能消退。 第二天早上醒来,脑袋正埋在女主人温柔的乳房之间, 我的心中充满着对她的爱: “女主人我好喜欢服侍你啊!”“真的吗”女主人笑道。 “嗯!我就是用来服侍你的性奴隶,让我永远做你的奴隶吧!”“真的你可不要后悔噢!”我看着女主人莫测的笑容, 心里又有些打鼓。 昨天被她肆意鞭打的屁股现在还痛着,谁也不知道女主人以后还会用什么方法虐待我, “我……”我又犹豫起来可是一想到昨天做女主人性奴隶的温柔感觉, 那皮鞭的抽打其实只是增加了我被她拥有和她拥有我的快感, 甚至过后现在身上的鞭痕和疼痛也只是让我更加想要爱她服从她。 “我想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女主人。 只要你不赶你的奴隶走,奴隶就心满意足了。” (3)那以后我就开始做女主人的性奴隶了, 刚开始我还不住在女主人家里女主人什么时候要我就叫我过去。 女主人平时忙得很,以前曾有过一次婚姻,但因为双方事业个性都太强, 她不肯放弃自己的事业两人关系越来越疏远, 后来她丈夫喜欢上了其他女人最后两人分手了。 男人有钱可以玩女人,女人有钱也可以玩男人呀, 女主人生气之馀这么想。 不过对我来说她有没有钱根本就无所谓,我爱她, 最高兴的就是呆在她身边了。 让我做她的性奴隶之前女主人也有着其他两个奴隶: 一个白人一个黑人。 有一次,女主人就把我们三个都叫去服侍她。 我们三个男奴隶一起脱光衣服跪在她面前,性慾早已使我们的下面高高翘起。 女主人却不着急,给我们三人分别戴上脖圈, 一只手牵住三条皮带我们三人就被她牵着在地上爬。 因为皮带不长,三人的身体不免碰撞,爬得很尴尬, 女主人却丝毫不管只顾拉着皮带,甚至加快速度, 下楼梯进地下室的时候也不让我们站起来。 我们手忙脚乱地努力想跟着女主人的步子爬下楼梯, 本来的跪爬当然不行了只能稍微掂起点脚,但这又使下半身更加向前挺起, 而上身又在下楼梯不由跌跌撞撞,三个人一起磙滑下楼梯(幸好楼梯上铺着软软的地毯), 却又不敢碰到女主人拼命用手支着。 女主人停下转身,看着我们三个男奴隶尴尬窘迫的样子, 肉体相互交缠着本来可能是想到地下室去把我们捆绑好以后再鞭打的, 这时皮鞭忍不住就挥了下来没头没脑地打在三个男奴隶被迫挺高着的后背、屁股和大腿上。 长长的皮鞭划过空气,有时同时落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一个男人的屁股、一个男人的后背上, 男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那黑奴隶的肌肉很发达,可能比较耐打,“啊、啊”地叫着;白奴隶年纪好像稍大一点, 可能以前被训练的缘故皮鞭每落到身上一下, 就谢女主人一声“Thank you mistress”;我却习惯乞求女主人 在皮鞭下叫着“啊……饶了我吧女主人……”, 心里其实还是想要得很不过怕痛却也是真的, 很矛盾。 偏偏女主人却好像特别喜欢鞭打我,我本来躲在一边, 白奴隶在当中她就招唿得我更多,后来干脆命令我换到当中, 几乎每一鞭都带着我还命令我不但不许躲闪, 还要用力撅高屁股迎接她的皮鞭。 接着女主人就让我们一起用身体服侍她, 两个男人分别跪趴在她两边用嘴服侍她的乳房 她则两手抓着他们勃起的肉棒分开双腿,让我服侍她的下面, 快乐得高声叫起来。 最后让我们三人跪成个三角形,上身尽量向后仰起, 三个高高翘着的阴茎头顶着头在女主人的命令下同时把精液喷射出来……最后我们三个一起抱着女主人, 和女主人一起进入梦乡。 慢慢地我就成了女主人常用的奴隶了,后来有一天女主人来找我的时候, 看见我正和一个女同学走在一起载我上车后显然有些不高兴, 问我那是什么人 我说: “是普通同学啊!”女主人不响了, 停了一会儿说: “我不喜欢看见你跟她走在一起。” “可是我们没什么呀”“可我不喜欢!”“那你也有其他男人的嘛!”“我是主人, 当然可以有很多奴隶啦!”“好吧。” 我撅着嘴,不响了。 过了一会儿女主人道: “我有其他奴隶, 你不高兴了吗”“这……一起服侍你还可以 可是……”“可是什么”“我想是感情上不喜欢吧。 我……我爱你啊……”做着用来满足她性慾的性奴隶, 我不大敢对她说爱字可是我真的爱她啊。 女主人不响了。 静了一会儿道: “我也爱你的,宝贝。” 那晚女主人把我绑得紧紧地,让我躺在床上, 她走出卧室我想她不知又想出了什么花样来折磨我, 却见她拿了把锋利的水果刀回来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把水果刀贴着我的胸膛轻轻划动着, 对我道: “你要是敢变心我就杀了你。” “我怎么会变心呢!我真心真意地爱你啊!”“那你可要记住了!”“嗯, 我会永远爱你的!我的生命就是属于你的!我要是真变心 你就这么把我绑起来……用刀挖出我的……”却被她赶紧堵住嘴: “傻瓜!我怎么会真的伤害你呢!”转而又道: “哼 小奴隶我才不在乎你呢,只有我会不要你……唉, 如果我哪天不要你了你会怎么办”“我……我就求你啊!”“求我我也不答应。” “那我再求,我跪在你脚下抱着你的腿求你。” “我还是不答应。” “那……那我就会伤心死的啊!”“放心, 我最宠爱的奴隶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后来女主人就让我住在她家里, 原先那酒吧的工作辞了除了在学校学习就是回来服侍女主人。 我的收入主要是奖学金,酒吧不做,只是少挣点钱, 关系不大我也不急,过一年电脑硕士毕业还是蛮好找工作的。 女主人经常都很忙,有时很晚才回家,我每天都做好饭整理好房间, 然后跪在门口等她。 她回来后我就帮她脱衣服脱鞋亲吻她: “累了吗好姐姐”“嗯, 好好服侍我吧奴隶。” 回来后总是温柔地说些话,然后伺候她吃饭、洗澡, 和她一起聊天、看书、看电视、上网、玩电脑什么的 电视的遥控器当然总是她拿着啦不过她也经常问我要看什么, 没有什么她很想看的节目就会让我看我想看的。 (4)有时候她还会带我去一个女王∕男奴隶的俱乐部玩。 俱乐部里放着淫糜的音乐,几个男人在台上表演着, 有的身体全裸有的穿着怪怪的衣服,身上拴着链条, 随着音乐跳舞唱歌取悦台下的女人。 女人的身旁放着皮鞭等各种器具,可随时鞭打台上的男人, 还有那种套马的套子想要哪个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 套住了就可以把他牵下台来带进旁边的房间里任意享用, 或直接就让他在大厅里服侍。 我进去的时候看见有个女人抓着一个男人正在抽射的阴茎, 精液全射在一只杯子里杯子里已有大半杯精液, 那男人后面还有一个翘着阴茎的男人在等着等那男人射完精爬走后女人牵过栓着后面那男人下身的链条, 再让这个男人射最后集满将近一杯,全都喝了下去。 而她下身则被一个男人舔着,流出来的体液全都被他吞了下去。 女主人不喜欢我被别人鞭打玩弄,所以不让我上台去, 把我牵在身边。 有张桌子比较有趣,玻璃桌面下是两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上半身俯着绑在桌面下,四条腿就是四个桌脚, 旁边一个女人正姿态幽雅地喝着啤酒。 我的女主人走过去,她招唿她坐下,又拖过一张凳子, 仔细一看这凳子也是由男人蜷身绑扎做成的。 女主人坐了上去, 笑道: “回头我也要你做我的桌子、凳子!”看到这些情形我早就兴奋起来, 阴茎把皮内裤顶得紧紧地急切地渴望着女主人把它放出来, 我的双手已被女主人捆绑起来不然说不定就要忍不把自己裤子脱掉了。 女主人却只让我跪着,自顾自跟那女人说着话。 过了一会儿那女人提出交换奴隶,女主人也来了兴趣, 问我愿不愿意我不肯,虽然那女人也很性感, 可我却只喜欢跟女主人的性爱 我说: “我只喜欢做你的奴隶啊!”“可我想要玩其他奴隶, 要拿你跟别人换不想要你了。” “不嘛!你说你不会不要我的!”我一下急了。 “就一个晚上……”却被那女人打断: “别跟这些贱男人啰嗦。” 又示意了一下女主人用鞭子。 女主人拿起鞭子道: “答不答应”“呜……”我还想求她, 立刻挨了一鞭只好乖乖答应了。 女主人把我交给对方,又牵过对方那个男人, 我们两个男奴隶各自服侍着对方的女主人不过我不时看一眼女主人在不在。 过一会儿,女主人牵着那男人要进房间去, 我赶紧跟上去道: “不要走啊, 女主人!”女主人看着我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 把那男人送还掉了 那女人道: “你这男奴隶, 怎么训练的!”女主人笑道: “没办法 回去再惩罚他吧!”拿着鞭子走过来打了我一下 我高兴地靠在她腿上。 那天本来她是想品嚐多个其他男人的滋味的, 后来却还是没甩掉我只罚我跪在房间里看着她被三个男人服侍, 但她似乎也有一些心不在焉过一会儿就走了。 回到家里,本以为她是被我一搅没兴趣了, 却见她一回家就脱下裤子 急切地命令道: “服侍我!”我也急着跪下, 抱紧她双腿把脸埋进她温柔的阴部服侍她。 过一会儿,我把自己裤子拉下,撅起圆圆的屁股, 乞求道: “鞭打我吧主人!”“嗯, 奴隶!”女主人在快感中用力地挥下鞭子。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乞求女主人鞭打,以前心里虽然也喜欢女主人鞭打, 却不好意思主动乞求。 女主人看看奴隶上次身上的鞭痕好了,就会再在奴隶身上加上鞭痕, 让奴隶永远都处在她慾望的占有下。 现在我忍不住开始求她了,每挨一下她的鞭打, 我的心就会一荡让我的心更深地属于她。 过一会儿, 她呻吟道: “抱我进房间, 奴隶。” 我抱她进了房间,身上虽然没有任何束缚, 心却完全是属于她的奴隶口中叫唤着女主人, 把阴茎插进她的身体感觉整个人就是属于她了。 “啊!奴隶!”她收进我的阴茎,转身把我压在身下, 疯狂地占有着我……我们紧紧抱在一起。 反正我觉得这样的关系不错,即使长久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做奴隶的什么都不用管,只要顺从主人就可以了。 做主人的呢其实也什么都不用管,尽管依着自己心意用奴隶满足自己就够了。 性爱中相互拥有相互依恋的滋味,也只有这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才能让人得到最深的品嚐, 只要双方内心爱护对方这种感觉就是人世间最美妙的。

上一篇:凄凉三叹 下一篇:淫乱性爱银行